今年正值博鳌亚洲论坛20周年,来自55个国家和地区的约2000名代表与会,包括数字支付、“一带一路”合作、产业变革等在内的多个热点话题被讨论。在“数字支付与数字货币”主题论坛上,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、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、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发表了对于数字货币的看法。

  目前市场上数字货币有两大主流,一类是以比特币为代表的私营加密货币,更多被视为可投资的数字资产;一类是各国央行相继推出的央行数字货币,承担着法定货币的职能。周小川称,不管数字货币还是数字资产,都要为实体服务。市场在推进数字资产发展的同时,要注意数字资产对实体经济的好处是什么?

  周小川坦言,“我们经历过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,发现金融脱离了实体,比如影子银行、衍生品这些纯粹变成了金融机构之间的投机交易,和实体没有联系了,就容易出问题,以至当时一些国际大行的领导、交易员们看不懂,很难做好内部控制。”

  因此,他进一步强调,要区分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,对于比特币这类数字资产,并非当前要下结论,但是“要提醒,要小心”,在中国,涉及到金融创新的东西要弄清楚它对实体经济的好处。

  在业内人士看来,央行数字货币和加密货币两者的区别在于,央行的数字货币是由央行发起,承担着法定货币的职能;而比特币等加密资产更多是一种可投资的资产,并不能看作是由央行发行的有储值功能的货币。考虑到加密资产目前仍处于发展早期,能否更好承担投资功能还有待商榷,这也是各国关注的重心。

  另外,相比其他各国,数字人民币的试点走在了前列。周小川在论坛上介绍了数字人民币推出的背景。他称,中国央行最开始做数字货币主要是从零售角度考虑的,中国零售市场巨大,拥有14亿用户,因此开展数字货币的初衷就是为建立更方便、更有效、成本更低的支付体系,而非要做批发系统或是人民币国际化。

  周小川还强调,当前中国央行仍以做好基础工作、做好零售系统的升级换代为主。做好零售系统,提高零售系统效率,是开展其他业务的基础,在此基础上做批发系统、跨境支付等才有更多的可能性。

  对于多国央行数字货币实现跨境支付的可能性,周小川认为,从长远看,货币也许会向一体化或更简单方向的发展,但目前还不行。他解释道,每个国家都有宏观调控的情况,有自己的货币主权,在制度上和别国不一样,有的国家还有一定的外汇管制,并不是那么容易取消。

  “因此,如果发展CBDC(央行数字货币),很多国家都会有各自的CBDC,都是以本国货币为基础,在使用过程中会有不同的规矩,这种情况下,数字货币跨境使用的互操作性是很复杂的。”周小川称,要充分尊重各国的货币主权,利用数字技术照样可以大幅提高支付的方便性,但不是某个货币一统天下的做法。